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墙>>正文内容

引航员是一个怎样的职业?不只是高薪!

引航员是一个怎样的职业?不只是高薪!

船员信息港 2022-01-13  

近日,长江引航中心两名引航员确诊为新冠病例的新闻引起了读者的注意,引航员是一个怎样的职业?

 

在中国,水运是国际货运的主渠道,外贸进出口货运量的90%以上通过水运来实现。外贸货物能够顺利运输流通,远洋货轮能够安全及时进港,引航是整个物流链的重要一环

 

船舶是流动的国土,对外籍船舶实行强制引航,不仅是国际惯例,同时也是国家主权的体现。外籍船舶进港,引航员第一个迎接,外籍船舶出港,引航员最后一个相送

 

引航之所以不可替代,除了其工作的重要性外,还有两大特殊因素。首先是因为引航的专业性非常强,从一名航海专业的本科生到成长为一名成熟的引航员,需要10多年的时间。其次是因为引航的地域性非常强,我国引航员的首要条件就是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此外,我国的港口水域的水文条件、航道条件、进出港要求等差异性很大,基于此,引航员所持有的的证书明确限制了服务区域,所以不同港口之间的引航员无法在短时间内做到相互替换。

 

远洋货轮昼夜穿梭,全力保障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引航环节的畅通与高效,对于稳定国际物流产业链和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十分重要,远洋货轮昼夜穿梭的背后,离不开引航员的艰辛付出

 

不是医护人员,引航员却同样白衣执甲,每天与新冠病毒面对面。广大引航员长期处在“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巨大防疫压力和安全压力下工作,一批接着一批上、一轮接着一轮干,白天黑夜连轴转,引领一艘艘中外巨轮进出港口,保障一个个码头昼夜不停作业,稳外贸、稳经济、保畅通、保民生。

 

 

引航员在风险未知的情况下第一个登轮,不可避免与外籍船员近距离接触、一起工作,直面疫情感染的风险。面临怎样的感染风险?全国在船工作时间最长、工作强度最大的长江引航员最能说明。疫情发生两年来,长江引航员引领的外籍船舶约8万艘,直接或者间接接触的外籍船员超过100万人。他们一次引航任务少则数小时,多则十几个小时,极端情况下超过二十个小时,工作中不可避免遇到饮食、如厕和高温、严寒等实际问题和困难,职业暴露的风险长期困扰着他们。

 

为了减少暴露,引航员穿上了尿不湿,大热天总是捂出疹子,夹杂着汗水,又痒又痛;有的引航员轻伤不下火线,咬牙坚持把任务执行完;有的引航员只能在集中居住点迎接孩子的出生;有的引航员被困隔离酒店,无法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30出头的引航员小张是名篮球爱好者,他在微信朋友圈这样留言:抗疫以来,已经默默地把篮球放进了心里,距离上次打球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陈大姐的丈夫是一名资深引航员,因为丈夫不是处于高风险工作状态,就是处在隔离管控状态,女儿的婚期一推再推,除了照顾好双方老人,家里的里里外外,全靠她一手操持。

 

90后小郑不仅是一名引航员的妻子,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13个月大的二娃已经会说不少话了,唯独不会叫爸爸,爸爸每次回家总是感到很陌生。小郑偶尔也会发出“有丈夫等于没丈夫”的埋怨,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支持和理解丈夫的工作,能够克服的自己克服,从来不给自己和丈夫的单位提要求、添麻烦。

 

1月9日,引航员亚兵在微信朋友圈这样留言:下午惊闻老爸去世,无奈专班工作,还有两条船需要自己去完成,含着泪靠好码头,痛哭一场。疫情不允许我回家,只能祝福老爸在天堂没有痛苦,没有伤痛。亚兵在苏州工作,老家就在一江之隔的南通。因为在高风险工作状态,他连送上父亲最后一程的机会都错失了。

 

风险很大、困难很多,引航员们仍然勇毅前行,践行着自己的职业使命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