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行业信息>>正文内容

克拉克森研究:中国疫情“静态管理” | 对航运市场的影响

克拉克森研究:中国疫情“静态管理” | 对航运市场的影响

2022-04-28     来自:克拉克森研究 

  今年3月以来的新一轮疫情爆发导致了中国多个主要城市为控制疫情蔓延相继采取了封控措施*,尤其是上海地区,这对中国——全球最大的航运市场产生的影响已开始显现(据克拉克森研究数据显示,中国占全球原材料海运进口总量的比重近28%,贡献全球集装箱出口量的份额约34%)。目前为止,中国的疫情封控以及对航运市场的影响仍是复杂多变的,包括增加全球宏观经济压力、加剧供应链中断和港口拥堵(对运费市场的继续攀升提供支撑)等。

  疫情封锁:3月底以来,上海及中国其他主要城市纷纷实施疫情封控,所涉城市覆盖中国沿海的主要制造业、工业以及港口运输中心,并不同程度的限制了该地区大量人口的生产作业活动(据估计约3.5亿人,其中上海约2,500万人)。此次大范围的疫情封控已然对中国经济和航运市场产生影响。尽管中国部分地区的封控已经随着疫情得到控制而逐步放松(上海封锁仍在持续),但北京新增病例的上升正在引发市场对中国首都可能防疫措施升级的担忧。

  经济指标:3月中国经济指标显示近期的疫情封控已对经济产生初步影响,预计对4月经济活动的影响更加明显。3月中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详情请参考克拉克森研究时间序列数据:13074)同比增速从1-2月的7.5%放缓至5%。与此同时,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3.5%,为2020年中以来首次同比下滑。

  中国GDP预期下调:中国1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依然较为健康,同比增长4.8%;但3月的经济势头明显减弱,预计2季度增长将放缓,并对目前已承压的全球宏观经济继续施压。近期,主要预测机构将中国2022年全年GDP增速预期下调约0.3%-0.8%(平均下调约0.5%)至约4.0%-4.5% (详见时间序列数据:10661)。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2020年初),中国采取全国“封锁”之后,政府出台了刺激政策以支持当年的经济增长,并对航运市场整体产生了积极影响。考虑到本轮疫情得到控制之后可能会有类似的支持政策推出(例如,加快基建投资等),我们将在未来几个月密切关注政府政策方面的信息。

  船舶港口活动:物流与供应链的中断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中国港口的拥堵情况。以集装箱船为例,克拉克森研究的中国集装箱船港口拥挤指数已经攀升至高点,截止4月23日中国港口的集装箱船在港运力(详见时间序列数据:547535)为237万TEU(7日移动平均),较2022年1季度的平均水平高出23%。与此同时,4月中旬上海港口的集装箱船平均等待时间(到达上海港口锚地至进入泊位之间的等待时间)已攀升至超过50个小时,相比之下今年1季度的平均等待时间为约19小时。上海国际港务集团正积极采取一系列措施以保证港口的正常运转,预计将继续一定程度上减轻上海地区整体港口拥堵情况。就所有船型而言,截止4月23日,克拉克森研究发布的中国港口远洋货船^在港运力(详见时间序列数据:547563)约1.23亿载重吨(7日移动平均),比2022年1季度的平均水平高出11%。据媒体报道,由于目前国内公路运输受到限制,部分商品运输从公路运输转向水路运输,带动了国内沿海运输活动的增加。船舶靠港活动方面,据克拉克森研究的远洋货船港口挂靠数据(详见时间序列数据:546373)显示,中国各港口的船舶挂靠活动趋势仍在波动,但迄今为止尚无明显的下降趋势。

  中国海运贸易:新冠疫情下各地封控措施是影响今年中国海运贸易的众多因素之一。克拉克森研究初步预测2022年中国海运进口量可能减少1%至28.4亿吨(详见时间序列数据:546032),与疫情前水平相比,进口量仍保持强劲增长。但部分主要商品进口面临压力:铁矿石进口需求在经济“降温”趋势下有所下滑(今年1季度中国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0%,详见时间序列数据:530067);国内煤炭产量大幅增加抑制海运煤炭进口需求;俄乌冲突导致的黑海粮食出口中断也对今年的中国粮食进口产生影响;同时高油价和疲软的石油需求对原油进口造成潜在压力。中国海运出口量在去年飙升10%之后,预计将在2022年稳定增长2%。随着对中国海运贸易预测的调整,2022年全球海运贸易量增速(以吨计)下调至1.4%-2.1%之间。不过,就吨海里贸易而言,俄乌冲突导致部分全球海运贸易结构发生变化,一些更长运距的贸易格局转变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贸易量下滑的影响。

  造船厂活动:造船方面,据报道大多数位于上海的船厂已于3月下旬停产,一些主要的船厂宣布按计划交付的新船出现“不可抗力”。目前这些船厂的生产仍受到一些影响,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报道有上海的船厂在4月份交付新船,详情参阅近期克拉克森研究的中国新船交付清单。不过这些船厂在今年剩余时间仍有可能追上一些“受影响”的产量(见最新发布的《世界造船厂月刊》),并且近期报道称地方政府持续出台政策举措,推动制造业企业复工复产,部分造船厂已经重新开始生产。

  潜在船厂影响:全球船厂在2022年剩余时间内要交付的手持订单中,上海的造船厂占比6%(并占中国造船厂手持订单量14%,按CGT计)。据报道,由于上海的封控,邻近江苏的一些造船厂正面临物流和供应链部分中断的问题;而位于江苏扬中的少数部分造船厂也在4月中旬出现短暂停产。

  修船厂活动:国内修船厂相对习惯于当地严格的防疫措施(个别修船厂曾因国际船舶进港后新增病例而受到管控)。尽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关修船厂关闭的报道,但修船活动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影响。2021年上海的船厂预计占中国修船活动的10%(占全球约5%)。邻近的浙江省舟山市(占中国修船活动40%/全球修船活动20%)正常的维修活动看起来相对平稳。去年该地区在少数与进港国际船舶有关的新冠病例出现后,防疫政策收紧。如果中国更多城市或地区进入封控状态,物流受阻和供应链中断(例如设备、船舶油漆和涂料的供应有限)将成为一个问题。此外,据克拉克森研究数据显示,广东省的修船活动(2021年占中国修船厂活动的11%),特别是深圳的修船活动在其解除封控后已恢复到相对正常的水平。

  *如有用词不准确,请以中国政府官方发布为准;^远洋货船:中程及以上的油轮、巴拿马型及以上的散货船、3,000TEU及以上的集装箱船、VLGC船、60,000cbm及以上的LNG船以及6,000ceu及以上的汽车运输船。


【字体: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