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行业资讯>> 行业信息>>正文内容

新型变异毒株Omicron会给海员换班、油集散航运业市场带来什么影响?

近日,一些国家出现新冠病毒变异株奥密克戎Omicron,世界卫生组织紧急召开专门评估会议,将其列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毒株,要求各国加强监测与测序工作。
奥密克戎可能会给航运业带来哪些影响呢?

 




 

海员换班危机恐进一步加剧


据世界卫生组织报道,为了阻止新型变种病毒的输入,截至11月28日,至少有56个国家开始施行不同程度的旅行限制措施。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还没有得到缓解的海员换班危机恐将再次加重。
世界卫生组织(WHO,世卫组织)方面表示,一直在针对目前的新型变种病毒进行监测,但现在的确施行旅行限制的国家名单正在变得越来越长。世卫组织方面表示,将保持与国际海事组织IMO成员国及其非政府组织之间的信息畅通。
根据WHO方面的最新报道,目前一些主要的可进行海员换班的国家以及主要的海员国,比如美国、欧盟27国、英国、巴西、加拿大、阿联酋印度、印尼、日本、菲律宾、韩国、以色列、俄罗斯和新加坡等都不同程度的加强了入境限制措施。(详情见:https://www.xindemarinenews.com/en/worldreview/2021/1201/34490.html)
我国方面,国家卫健委组织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研判认为,我国“外防输入、内防反弹”防控策略对奥密克戎变异株仍然有效。“新冠肺炎是一种新发传染病,病毒变异加快,病死率并未显著下降。”国家卫健委新冠肺炎疫情应对处置工作领导小组专家组组长梁万年此前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防控策略选择首先考虑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把守卫人民健康放在突出重要和优先的位置。
而香港地区加强了本已严格的限制,禁止在在过去21天内任何去过南非、博茨瓦纳、斯瓦蒂尼、莱索托、马拉维、莫桑比克、纳米比亚和津巴布韦的外国人入境。
多家船管公司表示,目前海员换班并没有受到更进一步的严重影响,但是他们同时也纷纷表示,预计情况变得更早或将不可避免。

V.Group主席Graham Westgarth就表示,目前的情况正在快速的发展,虽然目前看起来海员换班的情况并没有变得更糟糕,但是其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因为拳头只有打到身上后才能真实的被感觉到。
国际航运公会ICS的就业事务主管娜塔莉·肖(Natalie Shaw)表示,到目前为止,她一直对各国的旅行限制可能给海员换班带来的连锁效应感到担忧。
国际海事雇主理事会(IMEC)首席执行官Francesco Gargiulo则更悲观的表示:“很多想要打算在圣诞节前回家的愿望恐怕将会落空。“。他说:“我认为,我们将密切关注未来几天内事情发展的情况,虽然现在还不能将此称之为危机,但是目前已经具备了制造另一个危机的所有条件。”
菲律宾是航运最大的海员劳动力供应国,但近日该国通过其国际机构管理新兴传染病特别工作组——发布了一份决议,声明即使一些本国国民也将不允许回国。
在一份新的声明中说:“所有入境的人,不管其接种疫苗的情况如何,在过去的14天内,来自或曾经去过红色名单上的任何国家领土和管辖地区的的港口的人员都不允许入境。”
根据海王星宣言的最新数据,目前全球超过合同期后仍无法下船处于工作状态的海员比例在11月从前一个月的7.9%降至7.1%。而如果新的变种病毒导致旅行限制进一步加剧,那么该数据可能会再次反弹回升。


Omicron对油轮市场有威胁,但可能会延长集装箱运输热潮


油轮和集装箱船。照片来源:Shutterstock, Flickr/Kees Torn



航运周期变得越来越模糊。 航运业跟着疫情又迎来了一次最新转折:omicron 变体这一新全球威胁据说是包含了德尔塔的突变。
假设 omicron 不是误报,那对原油和成品油轮市场而言绝对是个坏消息。但另一方面,对集装箱运输市场来说,在存在一些下行风险的同时也是一个利好消息,并且对干散货运输市场的影响不好也不坏,至少目前是这样。
不管怎么说,omicron 都使本就不太明朗的航运市场的前景变得更加模糊。


油轮现货运价下跌

任何降低航空燃料需求的事情对油轮来说都是不利的。Omicron变体直接的影响是使各国加强出行限制,国际旅行放缓。疫情期间航空燃料需求的减少对油轮运输市场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炼油厂使用库存便能满足所有需求,欧佩克+减产。
在 omicron变体之前,delta 变体的传播已经影响了欧洲和亚洲的燃料市场。上周,奥地利全面封锁,德国准备实施限制措施,我国的出行水平持续较低,上海、浙江和江苏等经济重要省份偶尔会有几个新病例。防御片刻不敢松懈。这些都不利于石油消费市场,从而降低油轮运输需求,没有一线希望。”
omicron 出现的时机对油轮运输市场而言尤其不幸。欧佩克+方面本周将就计划减产举行会议,将于周四做出决定。如果真的放缓恢复生产,这对原油油轮市场来说又是一个负面影响。
原油和成品油轮船东 Frontline(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FRO)的首席执行官 Lars Barstad 在本周一表示,“目前石油的需求和供应都在上升,但最新的病毒变种显然给前景蒙上了阴影。增产的风险很大,欧佩克是否真的会在第一季度增加产量很难说。”


集装箱市场的现货运价

在新冠疫情时代,两个极端就是油轮运输和集装箱运输。
尽管集装箱运价从今年 9 月份创下的历史高位略有回落,但在整个 11 月保持稳定,在过去一周还有一次小幅回升。德鲁里全球集装箱指数目前是 2019 年 11 月下旬的 6.7 倍。

集运市场现货运价(美元/ FEU),蓝线 = 2021,绿线 = 2020,橙线 = 2019。图表来源:FreightWaves SONAR

关于集装箱运价何时真正暴跌的猜谜游戏变得更加困难。Alphaliner的航运分析师兼欧洲编辑 Stefan Verberckmoes表示:“疫情期间,无论是海运承运人,还是分析师,都很难展望未来。Omicron 可能会延长班轮运输行业模糊的航运周期时间。”
我国、美国和欧洲刚刚被封锁时,疫情确实对集装箱运输需求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时间一长,由于消费从服务转向商品,再加上港口拥堵,集装箱运价一升再升。
知名航运分析师Lars Jensen说:“我们并不真正了解 omicron 的全部影响,但要提醒两个方面:一是港口和基础设施设施更多关闭的风险,尤其是在中国。第二个方面是需求,这个主要是在美国。如果 omicron 变体使疫情延长,那集运业将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繁荣。”
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本周一表示:“随着 omicron开始导致更严格的出行限制,集装箱运输市场会继续受到消费的推动。几家班轮公司已经认为,强劲的市场状况都至少持续到 2022 年。”
但需要注意的是,美国消费者在 2022 年的商品支出可能不如 2021 年那么多。
本周一,德意志银行的航运分析师 Amit Mehrotra 将 UPS(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UPS)、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公司(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CP)和货运公司 Saia(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SAIA)的评级下调至“持有”,并警告说,“宽松的货币政策和慷慨的财政政策曾将消费者财富和支出推高至历史高点,如今这些政策基本上已成为过去。”
受运价上调预期影响,航运业上市公司市场表现普遍向好。同花顺数据显示,11月30日,12家航运业上市公司的股价出现不同幅度的上涨。其中,中远海控继11月29日涨停后,30日再涨5.98%;中远海能则于11月30日涨停。
其他航运板块

一般来说,疫情直接影响最小的领域是干散货运输市场和LNG运输市场。
干散货市场在 2021 年迎来了十多年来最好的一年,而LNG运输船的现货运费目前也处于历史最高水平。
疫情对干散货运输市场的最大影响估计就是中国卸货港的拥堵。而且这还对干散货船来说是一个加分项。
现在每个人似乎都在采取观望态度。我国正在推行零确诊战略,相关政策越来越严格,因此拥堵和隔离对干散货市场造成的影响很可能意想不到。”


【字体: 】【打印文章